井冈山花呗套现图片设计素材:再递招股书,四闯港交所,见知教育深陷资本棋局|IPO研究院

兰溪之窗1个月前为民直通车27
井冈山花呗套现图片设计素材:押注在线职业教育,见知教育能否圆梦?
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刘倩近日,据港交所披露,Jianzhi Education Technology Group Company Limited(下称“见知教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中国银河国际是其独家保荐人。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曾于2018年10月3日、2019年4月30日及2020年2月28日三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但遗憾的是,均以失效告终。招股书显示,见知教育成立于2011年,主营业务分为三大板块,分别为针对高等教育院校及其他机构客户提供IT相关解决方案服务、向高等教育院校及个人客户提供并提供数字教育内容,以及增值移动媒体服务。数据来源:招股书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以北京森途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中国境内运营实体,森途教育曾于2016年5月在新三板挂牌交易,后于2017年11月从新三板摘牌,此后便开启冲击港股之路。此次递表是见知教育第四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其融资目的主要用于吸引个人及机构客户,以及招聘优秀人才等。我们不妨先看看,见知教育目前的营收、业务发展情况。毛利率连续下滑,销售成本或将持续增加
一直以来,见知教育给人的印象是业务内容繁多,虽然“广撒网更容易捕到鱼”,但难免给人一种“大杂”烩的感觉。招股书显示,见知教育业务及收益模式主要以B2B2C模式经营业务,提供教育内容予机构客户,包括教育机构、教育内容承包商及第三方代理等。同时,也以B2C通过天翼视讯平台、电信供应商及微信订阅账号向个人终端客户提供教育内容。目前,见知教育旗下教育业务品牌包括小鱼取经、豆灯学堂等。2017年10月见知教育将教育内容资料库的精选内容整合,作为移动视频套装“人在学途”,随后于2018年初升级并重新命名为“小鱼取经”,透过天翼视讯平台推出。数据来源:招股书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见知教育毛利率分别为32.7%、43.3%、35.5%和31.3%。可以看到,在2018年实现毛利率增长后,开始下滑。对此,公司解释道,2018年毛利率大幅上升,是因为移动应用内容定向流量业务系统服务的收益贡献增加,以及销售内部开发软件所得收益贡献增加;而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毛利率下降,则是因为公司开发更多内容,教育内容服务产生的收益增加等原因导致的。值得注意的是,见知教育的销售成本自2017年以来呈逐渐大幅增长趋势。据招股书,公司教育内容服务的毛利率表现承压主要原因之一,是公司移动视频套装产生大量推广费用。由于进入线上教育内容服务B2C市场较短,见知教育依靠少数第三方公司协助推广产品。以“小鱼取经”视频套装为例,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公司通过天翼视讯平台提供“小鱼取经”移动视频套装分别产生收益约910万元、5510万元、6570万元及1260万元,其中推广成本分别占相应期间的收益约105.4%、103.4%、99.1%及98.7%。而公司的“小鱼取经”移动视频套装业务同期的毛利率分别为-5.4%、-3.5%、0.9%及1.3%,这都可以看出,目前见知教育面临的窘境。不同产品的内容有重叠,或会相互竞争抢客户
目前,见知教育已经开发出一个庞大且内容丰富的教育内容资料库,包括视频课程、行业报告及案例研究以及其他资料,主要专注于就业、创业及IT相关的技能培训。但就是因为业务繁多,不同产品之间的内容难免会有重叠之处,这在无形中就增加了人员成本。在业绩承压的情况下,很容易造成其不同产品之间的相互竞争,毕竟客户就那么多,“池子”就那么大。虽然在线教育行业被称为继K12教育后的新风口,但见知教育的盈利稳定性还未得到验证。以教育内容服务为例,它的毛利率在2017年达到36%,随后两年毛利率分别为27.4%和20.7%。2020年上半年,教育内容服务毛利率提升至23.8%,但公司同期总体毛利率却下滑至31.3%,为近三年来的最低点。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给行业发展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但在某种程度上也在倒逼行业发展。其实,摆在见知教育面前的问题,远不止这些。付费用户的转化率有待提高,供应商和客户较集中
相关数据显示,在教育内容服务业务方面,见知教育付费用户的转化效率有待提高。为了吸引学员,公司同意院校免费让潜在学员使用平台学习3—6个月,在这个过程中,就看院校的转化能力了,这对其教学水平、服务能力也是一个考验。《每日财报》注意到,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见知教育线上学习平台的试用用户分别有348名、142名、319名及218名。同期内,分别有34名、25名、57名和8名试用用户成功转化为新的付费用户,转化率分别为1%、0.18%、0.18%和0.04%。此外,见知教育供应商和客户较为集中也是一大问题。招股书中提到,公司与天翼视讯、一间领先电信供应商及其他第三方内容供应商的合作关系对其业务至关重要。若任何一方终止合作关系,则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受疫情影响,天翼视讯向公众免费投放全部教育内容,所以“小鱼取经”移动视频套装的收益由2019年上半年的3240万元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1260万元,这直接减少了公司的整体营收。和K12赛道不同,在线职业教育正处于上升阶段,尚未被定型。尤其是今年疫情突袭,就业压力增大、个人就业能力提升需求骤增,多重因素作用下,在线职业教育市场俨然迎来发展的“春天”,备受资本青睐。但不可否认,职业教育是一个受国家政策影响非常大的行业,这也十分考验培训机构前瞻能力、风控水平以及应变能力。如何打造就业平台,为学员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也是需要在线职业教育培训机构思考的问题。但大浪淘沙,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真正为学员考虑的培训机构一定会通过市场的考验。于见知教育而言,由于盘子太大,对资金链的要求也就越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次次递表失败,但它一直没有放弃的原因了。此次能否“闯关”成功,牵手“港交所”,每日财报也会持续关注。参考资料:1. 《见知教育第四次递交招股书,押注线上职业教育风口?》来源:教培行业观察2. 《在线职业教育风口已至,学慧网如何驶入“快车道”?》来源:鲸Media3. 《在线职业教育站上风口,职学职上驶入千亿级市场“快车道”》来源:职学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