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套现危险吗:中师生:宋春明的《乡村教育的出路》出版了,销售却成了大问题

兰溪之窗3周前图说天下26
花呗套现危险吗:曹振峰《中师生》连载(63):宋春明的《乡村教育的出路》出版了,销售却成了大问题第六十三章放寒假不久,宋春明去了石米县城。他叩开了柴进元校长家的门。当然,他带着两条烟两瓶酒——柴校长是他的老师。柴校长的第一句话就是,春明,你咋又回到了小学?宋春明说,你咋知道的?柴校长说,不是有调动文件嘛。宋春明说,我得罪了史校长。柴校长说,史高峰就不是当校长的料!宋春明说,我也有错,我是直性子,凡事看不惯,不会处事。柴校长说,你取到本科学历没有?宋春明说,刚刚取到。柴校长说,我们学校正缺高中语文教师,你来我们学校吧。宋春明说,不知我能不能拿下高中语文?柴校长说,我了解你,上高中语文绝对没问题。柴校长夫人龚丽珍在县教研室工作,她帮腔说,宋春明,我看过你写的论文,你上高中语文绰绰有余。柴校长就说,人家龚老师是行家,你要相信她的话,自信点。宋春明说,那我就到教育局找夏局长。柴校长说,不要找,我向局里打报告,专门要你。龚丽珍就对柴校长说,校长同志,你在自吹自擂吧?柴校长说,不吹,我还不信我要不到一个急需的教师。龚丽珍说,不花钱肯定办不成,当官的见了蚊子都想扯条腿,哪能放过一个想进城的教师。柴校长起火了,说,你干你的事去,我们的事你别管。宋春明很高兴,起身说,柴老师,那咱明年见。柴校长提起烟酒说,你是单职工,咋买这么贵的烟酒——拿回去,退了。宋春明说,柴老师,这是学生给老师的礼品,不是贿赂。柴校长说,那就放下一瓶酒行了。宋春明不行,两个人你退我让,闹了半天,最终,柴校长拿了一条烟一瓶酒,另一条烟和一瓶酒宋春明拿了回去。开学前三天,宋春明就在等通知,他甚至和石琳翠开始收拾东西;可直到开学,他们也没听到任何有关调动的消息。晚上,宋春明用学校办公室电话拨通了柴校长家的电话:喂,柴老师,我是宋春明。柴校长长出一口气说:唉,我真的吹下了牛!我把你和另外四个教师全报上去了,夏局长也批了,可主管教育的副县长钱世汉不批,还说从基层调教师不是解决石米一中缺教师的好办法;实际上,那驴日的就是等人送钱。你不要急,春明,再等半年,后半年一定要把你调上来。宋春明被柴老师的脏话逗笑了,他强忍着说:好!我不急,你也不要急。宋春明又开始了他的小学教师工作和生活。武校长说,春明,你说咱们能不能在全校开书法课?宋春明说,为什么不能?武校长说,那好,你不要上主课了,专门给高年级上书法课。宋春明说,上书法课可以,但主课也得上,不上影响其他老师的工作积极性。于是,宋春明另外又承担了六年级语文。一日,武校长说,春明,我知道乌水镇中心小学留不住你,我想请你把你的教育理念早点传授给老师们。宋春明说,我有什么教育理念,不过是摸着石头过河而已。 武校长说,那你就把你的过河经验传授给我们。于是,宋春明根据他的论文《教书与育人》给老师们作了一个小报告,其中讲到:教书是手段,育人是目的。我们要育什么样的人?这个人要勤劳,不怕吃苦;这个人要节俭,不能浪费;这个人要诚信,不能不讲信用;这个人要善良,不能狼心狗肺;这个人要有恒心,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个人要有耐心,凡事不能半途而废;这个人要勇敢,不能知难而退;这个人要聪慧,不能老是榆木脑瓜;这人要有担当,不能树叶下来都怕打烂脑(头);这个人要善于学习,不能死板教条。我们讲授教科书有利于学生形成“十要十不能”,但我们的教科书讲授不到位,尤其是所谓的副课讲授不到位。有些乡村小学,由于缺教师,干脆把副课砍掉了。实际上,教书和育人是相辅相成的,你平时注重育人,或者干脆从育人抓起,那么,教书也会事半功倍的。如果要我讲什么教书诀窍,我告诉大家,我是先育人后教书的。一个同学如果有勤劳的美德,他会在学习中感到苦吗?一个同学如果有诚信的美德,他会不完成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吗?一个同学如果有担当的美德,他会让老师逼着他学习吗?所以,教书与育人,不妨先从育人抓起……宋春明的小报告赢得了老师们的阵阵掌声。这次小型报告会让宋春明萌生了一个念头——出版教育论文。他粗略算了一下,十多年时间,他写了六十多篇论文,其中半数公开发表过。公费无人出版,他决定自费出版。书号太贵,他参与丛书出版。经过一个月的努力,他把书稿和6000块出版费寄给了西京师范大学出版社。他的教育论著定名为《乡村教育的出路》。宋春明没有忘记自考学习——他的法律专业专科课程只剩国际法和宪法学了。石琳翠心血来潮,忽然要在街上开照相馆。宋春明说,刚把文化用品门市转让出去,你开什么照相馆!石琳翠说,文化用品门市是文化用品门市,照相馆是照相馆,两码事;何况文化用品门市开在乌水中学对面,我不愿看到史高峰的臭脸,照相馆开在街上,要见嫖脑小子史高峰都难。宋春明说,后半年调走咋办?石琳翠说,谁知你驴年马月才能调了。宋春明说,开照相馆要新买一台中高档相机,家里实在没钱了。石琳翠就埋怨宋春明出书,说现在人们都看钱,谁还看书。宋春明说,那就等,等书销售完不就有钱了嘛。石琳翠说,你的书现在还没有印出来,等印出来卖完,杏都黄了。说着,石琳翠推出了摩托。宋春明说,去哪儿?石琳翠说,回娘家,找我爸借钱。照相馆就要开张了,照相馆的名字却迟迟定不下来。宋春明说叫“翠翠照相馆”,石琳翠却不同意。宋春明说,你昵称不是叫翠翠吗?石琳翠说,你戏弄我,我听人家说,你在林安师范上学时有个相好的,就叫什么翠翠,你以为我不懂你的心思?宋春明说,尽听别人胡说,那你自己取名。石琳翠说,叫明翠照相馆。宋春明说,行。宋春明就给石琳翠讲照相机原理,从透镜成像原理讲到调焦,讲到光圈,讲到曝光时间,石琳翠听得麻烦,说,多照几回不就品验见了嘛。宋春明嗫嚅道,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石琳翠说,什么?你以为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格老子算什么秀才?狗屁秀才!两个人就吵起来了,吵得照相馆门前围了不少人。一天,学校来了宋山村的几个收布施的老头。为首的老头叫胡兴财,村里庙会会长,人称胡半仙。胡半仙说,春明,你和前武都是学校领导,咱村唱戏你俩要多捐点钱啊。宋春明说,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俩根本不是官,就是普通教师。胡半仙说,咋说你俩也是吃公家饭的。宋春明就出去喊,前武,过来一下。陈前武进来看见胡半仙几个人,非常诧异,说,您老几个有什么事?宋春明说,咱村要唱戏,他们收布施。胡半仙说,世林出了100块!宋春明说,胡伯,我和前武都是单职工,没钱,出50块怎么样?胡半仙说,行,都是随心布施。我把陈前武嘴唇拧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说,村里唱戏请不请山上那个神?胡半仙掩住半个嘴低声说,要请,不请他会捣乱。我一下子羞得无地自容。这些年我大大小小多多少少也做了不少善事,人们咋还这样评价我呢。宋春明的《乡村教育的出路》出版了,销售却成了大问题。他骑上摩托利用业余时间到各个村小推销,书人家拿走了,钱却没有。没办法,他只好求助柴校长。柴校长给各个中学校长和各乡镇文教专干打了招呼,宋春明亲自登门送货,受尽了白眼和嘲讽,方才收回了本钱。是呀,时代不同了,写书成了写书者的缺陷,甚至成了生理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