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呗套现不还了:“乐夏2”的真面目:谁淘汰谁留下 其实早已注定?

兰溪之窗1个月前图说天下21
花呗套现不还了:上周,《乐队的夏天2》在进行完三个小组的分组挑战赛,以及之后的两组复活PK赛之后,也结束了第一阶段的赛制。最终,共有20支乐队,进入了第二阶段的1V1改编赛。
虽然从公布阵容的那天起,《乐队的夏天2》就充满了争议,尤其是前两期节目中,更因为有乐评人用“油腻”这样的词点评乐队,让节目的“剪辑”随后也受到了质疑。

但不可否认的是,由《乐队的夏天》在去年带来的乐队文化热潮,确实通过新一季依然持续在发酵,至少在同类型的节目中,这是迄今为止的唯一。当然,《乐队的夏天2》作为一个充满娱乐属性的节目,确实会和真实的乐队文化,有着一定的差异,但这并不妨碍观众通过这样一个节目,了解更多的音乐形态,了解更多的乐队文化。而从首期节目的十三支乐队被淘汰,其实也可以破解《乐队的夏天》这个节目的“面目”……有一支“乐队”走错了舞台“水木年华”在今年《乐队的夏天2》里的经历,无论对于他们自己,还是他们的歌迷来讲,都有点不堪回首。因为专业乐迷点评时,用到了“油腻”一词,从而让很多人替“水木年华”打抱不平。不管怎么说,“水木年华”出现在今年《乐队的夏天2》,就是典型的双向选择错误。对于节目组来讲,在一群乐队里,安排了“水木年华”这个组合,实际上就是打破了规则,也让节目设置跑了题。对于“水木年华”来讲,无论他们是出于证明自己,还是分享情怀的目的,出现在《乐队的夏天2》舞台,都是跑错了演出场馆。因为“水木年华”的成员设置,就是双主唱加和声,两位成员都会弹吉他,但都不像其他乐队的乐手那样,是能够真正完全录音和现场的职业吉他手。所以,“水木年华”应该去的舞台,其实是《组合的夏天》。有些乐队注定走不到最后在上周第六期的节目中,有两组乐队PK赛,其中一组是“声音玩具”对Carsick Cars,最终后者胜出并成功晋级,而从这组乐队的演出及结果,也可以看到《乐队的夏天2》这个节目的舞台基因属性。在一组关于五度音程的即兴表演中,“声音玩具”的演奏无疑更内敛。不过三吉他的配置,不同和弦与调性的组合,却让整首即兴曲充满了非常丰富和立体的层次。Carsick Cars的表演同样非常精彩,但对于普通乐迷来讲,他们乐队吉他手用筷子完成的实验即兴,至少从舞台视觉和新颖度来讲,更容易吸引人。此后“五条人”和“达闻西”两支乐队的PK,同样如此。“五条人”的表演明显更有攻击性和观赏性,而“达闻西”则只能说是一次很正常的表演,对观众的抓取,明显不如“五条人”老练。这一点,其实超级乐迷的大张伟,以及“达闻西”乐队的主唱猴子,都有着更为清醒的认知。大张伟在给出支持理由的时候,就直言Carsick Cars的演出是为了做到“怎么在舞台上让人看见我”,而猴子则说“达闻西”的表演“过于严谨”“不够潇洒”。从他们俩人的认知里,就可以看到《乐队的夏天2》的节目属性并不是纯粹的技术PK,而是在技术的基础上,比谁的舞台更有看点更有话题性。一定程度上,这个节目最适合走到最后的是网红乐队,比如去年的“新裤子”和今年的“五条人”。正因如此,更内敛的“声音玩具”即使技术和意识很好,也很难走得更远。“傻子与白痴”同样属于那种内秀的乐队,即使他们的舞台感觉与视觉,从专业的角度来讲都是职业且上乘的,也难以避免淘汰的命运。谁将通过“乐夏”增值?因为去年的传播效应,使得今年第二季在开播之前就有了各种预测:今年的“乐夏”,谁能成为最大的黑马?所谓“黑马”,自然是以往没什么人知道,但因为到了这个舞台让人眼前一亮,前后反差越大,黑马越黑。至少分组挑战赛这个环节,最大的一匹黑马,那一定是“白皮书”乐队。虽然已经成立五年,但在百度百科中收录的“白皮书”乐队词条却只有两个信息,一是他们的成员,二是他们参加了今年的《乐队的夏天2》。这也是《乐队的夏天2》这个节目的功德,毕竟即使是参加音乐节以及观看Live House演出的歌迷,也未必能够知道所有的新生代乐队,更不可能一一去欣赏。而《乐队的夏天2》这个舞台,就提供了这种传播的机会。其实除了“白皮书”乐队之外,由孪生三姐妹组成的“福?寿”乐队,同样也令人惊喜。孪生姐妹组成乐队,本身已经足够有看点,再加上她们非常规的乐器设置,尤其是《玉珍》这样催泪的亲情歌,也让她们初登台就吸粉无数。另一支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椅子”乐团,其清新质朴的音乐风格在倾向放大招的表演环境中,也给人一种如沐清风的质感。他们无疑也通过《乐队的夏天2》这样的节目,增值了不少。“夏天”就是色彩斑斓且好看在《乐队的夏天2》舞台,也有一些怎么演都对的乐队,其代表就是“野孩子”和“Haya乐团”。这两支乐队,前者扎根西北黄河流域,后者是内蒙古传统民族音乐与现代音乐的跨界。他们都已经有了无数大型音乐节的现场经验,更是通过多年的作品打磨,确定了自己的审美体系,并且拥有高度成熟的表达。“野孩子”乐队在首次亮相时演出的《黄河谣》,就受到大部分人的赞美,尤其是许多业内人士,都肯定了他们的表演。对于《乐队的夏天2》的大多数受众来讲,“野孩子”和“Haya乐团”的音乐更多还是属于观赏型的、纯享型的,并无法通过自己的审美认知代入,甚至也可能是一种从众心理,所以即使他们的音乐对自己有一定的疏离感,也会“顺势点赞”,在进入到1V1改编赛环节后,这两个乐队很有可能会提前终结他们的“乐夏”使命。打破自己的舒适圈,大概率可能要接受改编更当代的流行音乐作品,也让他们因为在丢失主场之后,没了最大的优势。这个时候,越是年轻的乐队,越是像“五条人”“马赛克”“大波浪”这种舞台表演特别外秀的乐队,就越是有优势。毕竟《乐队的夏天2》不仅是让你听乐队,而是让更多人看乐队,并不断讨论他们,这样才能体现节目的娱乐传播属性。“声音玩具”、“木马”这种顶尖的优秀乐队固然好,但你如果设身处地想一想,一个节目全是这种技术流,气质又特别内敛的乐队,也真是很闷的。所以,《乐队的夏天》为什么要把乐队的节目,和夏天关联到一起,除了是在夏天播出之外,也和夏天五彩斑斓的色彩有关,因为这个节目想要做的,就是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