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商家提供花呗套现会被封吗:乐信等10余家助贷平台,如何应对民间借贷利率新规?

兰溪之窗2个月前法制世界27
开封商家提供花呗套现会被封吗:  
  网贷之家专栏频道  700+互金意见领袖、投资达人入驻  10000+原创投稿  授权网贷之家发布
  作者丨消金界  自8月20日最高院将新的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大幅降低至“4倍一年期LPR”后,从业者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是,这对于助贷究竟有没有影响?  尽管虽然包括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在内的专业人士均认为,“金融科技企业等非正规金融机构并非民间借贷机构,并不属于民间借贷的规制范畴。以《规定》中利率的相关规定来规制提供助贷等服务的金融科技企业是不合逻辑的。”  但消金界获悉,多家头部金融科技公司已开始主动调整,从而迎合新的利率要求。  某上市平台在给公司全员公开信里表示,其国内所有信贷业务产品利率,已经从IRR接近36%(8月上旬成交平均定价为33%)下降到IRR27%左右(对应APR为15.4%)。  这表明头部的上市平台,有能力面对政策的调整,实际影响要比外界担心的要小的多。  不过有业内人士质疑,这是将APR下调到15.4%的利率范围内,即公司业务盈亏平衡点附近。  “但无论是法院的司法实践,还是央行、银保监会的规定,利率都是按照IRR(内部收益率)计算的。这种利率计算方式是否受到法律保护还有待时间考证。”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此外据业内传言,部分助贷产品利率做了如下调整:  360借条:除API端口以外的获客方式全部停止,API渠道产品定价调整为IRR24%; 维信金科:暂停获客且停止放款,政策观望; 拉卡拉:暂停获客,对客展示利率调整为IRR15.4%; 分期乐:投放获客缩量,渠道类正常投放,对客展示APR15.4%; 好分期:所有获客控量X%(想知道具体控量幅度,请关注“消金界”,后台回复“好分期控量”),定价维持原标准;小花钱包:业务正常推进,定价调整预备以APR15.4%为准; 携程、百度、甜橙借钱、国美金融:均未调整,业务正常进行。 小米消金:停止外部获客,仅小米生态圈内部流量挖掘,待调整为APR15.4%; 苏宁消金、招联消金、58金融:无调整动作,待进一步监管指示; 橘子分期:暂停小渠道获客,其他业务正常进行; 百融科技:无调整。  部分公司对此作出回应。比如,360数科、乐信有关人士向消金界称,目前暂无任何调整;维信金科表示“获客上有收缩,但放款不会停,观望是真,停放是假”。  拉卡拉官方表示“公司业务目前正常开展,相关产品都是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利率执行”;苏宁消金表示“民间借贷不适用持牌机构,但我司受托支付贷款的利率总体是低于相关标准的”。  
  此外,新规下发后,不少用户发现借呗利率有相当程度的下浮调整。  稳住员工情绪,是很多金融科技公司下调利率的初衷之一。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道,自从最高院颁布法规大幅下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后,很多金融公司、金融科技公司“人心惶惶”。  自从2019年10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四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通知后,已将非法放贷入刑。  万一被以非法放贷罪论处怎么办?不少从业者如此担忧。  向B端商户要利?  可以看到的是,多数金融科技公司还是以APR作为准绳调整利率。  多位从业者称,27%左右的IRR利率(对应APR为15.4%)是助贷平台的关键点位,一旦利率下调到IRR 15.4%,多数公司很难盈利。  360数科首席财务官徐祚立、首席风险官郑彦等高管在今年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目前公司的收支平衡点是IRR 16%。  然而,如360数科这样的平台毕竟是少数,多数金融科技公司很难达到这一水平。  在这个大背景下,部分业内人士表示可以为公司业务开发新盈利点。  其中一个重点讨论方向是“向B端商户要收益”。  在许多业内人士眼中,利率压降至远低于行业预期的水平,未来有机会生存下来的模式或许是商品分期——通过和品牌方合作、从品牌方抽佣的模式,来弥补利润下调的影响,或许是消金公司生存下去的一种手段。  这也回归到消费金融最本质的内核:通过分期带动消费GMV。  比如一家叫做“西瓜买单”的消费金融平台,通过与线下零售商合作的形式,帮其带量,但是其对C端客户免除利息费用。  
  
  “用分期带动消费 GMV、向B端商户收费,从逻辑上能讲的通,但是落地效果存疑,对于风控的尺度把握比较重要,太松太紧都不行。”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而且电商巨头阿里、京东都有自己的信用支付产品,引入第三方消金公司、开发消费金融产品,无论从自有用户掌控,还是数据安全角度来讲都行不通。  大力开拓线下商户业务,就成为这类业务的不二之选。  信用保证保险还能走的通吗?
  此前,金融科技公司成本构成,主要是14%的资金成本、5%的风险风控成本和4%的运营成本。  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多从业者还忽略了一个重要成本支出——在银行、持牌消金处增信的信用保证保险成本。  虽然多家金融科技公司表示,自己在与金融机构的合作中,正在切换成无需兜底的“轻资本模式”。  但轻资本模式需要优质资产做支撑,目前只有360数科和乐信这两家切换较为顺利。  360数科Q2数据显示,重资本模式的放贷量同比下降,而轻资本模式的发放量同比增长,分润模式同比增长282%;乐信的Q2财报数据显示,乐信的助贷分润业务增速占比近30%,并表示年底这一比例将突破50%。  在多数金融科技公司没有顺利切换轻资本模式的前提下,引入信用保证保险、在金融机构处完成增信,仍是助贷平台的“规定动作”。  特别是,监管下发了《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  暂行办法在第五十五条提出,“商业银行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和不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提供的直接或变相增信服务。商业银行与有担保资质和符合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经营资质监管要求的合作机构合作时应当充分考虑上述机构的增信能力和集中度风险。”  这相当于给“信用保证保险+消费金融”的合作模式正了名。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融担和信用保证保险真的是在兜底风险,而非是作为多收利息的砍头息,则不应被视作15.4%的总息费里面。”  与此同时,据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包括人保,大地等主流保险公司的信用保证保险业务都暂停了。  不过可能是由于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亏损敞口过大,2020年上半年,人保信用保证险赔付率同比上升达252.3%。  人保相关负责人甚至表示,少量消金项目风险的出清要延续到2022年。  另一家保险公司众安在线在二季度财报中表示:  “我们积极拓展与各类互联网场景平台的合作(如通信场景的翼支付、沃钱包、和包,以及电商场景的寺库等),同时严格挑选行业领先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如乐信、拍拍贷及小赢等),通过联合风控、场景联营等方式,为平台提供消费金融解决方案。我们所合作的资金方则是持牌金融机构。”  一旦信用保证保险费用需要计入15.4%的总息费里面,这些存量资产如何处理,没有切换为轻资本模式的助贷公司又将如何在金融机构处增信,仍然留有疑问。  而数名融担从业者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融担费用是否会计入总息费里面,“大家都还处于观望状态”。  总的来说,最高院调整民间借贷利率保护上限后,给业内留有诸多问题:利率上限调整究竟以IRR还是APR为准绳;融担、保险费用算不算在总息费里面;持牌消金、助贷公司是否需要遵循……  这些疑问,仍旧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作者:消金界